你的资料不是你的资料:如何在资讯世界求生存?数位青年谈网路治_P生活化_多宝平台总代_金樽电玩版本
当前位置:主页 > P生活化 >你的资料不是你的资料:如何在资讯世界求生存?数位青年谈网路治 >

你的资料不是你的资料:如何在资讯世界求生存?数位青年谈网路治

2020-06-18 02:35| 发布者: P生活化| 查看: 237| 评论: 139

上网几乎成为当代人作息的一部份,我们用网路联络亲友、购物、求职甚至工作。即便个人不处在上网的状态,纪录车辆通行的ETC装置,以及政府渴望推行的晶片身分证等措施,都将把每个人的生活片段连接上网路。

此外,民众可以即时向政府陈述意见,警察则透过脸书向民众展示工作实况。但当我们享用网路的便利时,该如何确保人权也受到保护?网路是公民空间的延伸,还是个资收割中心?自由民主的价值又跟你我的网路有什幺关係?在数位世界里,我们有权利置身事外吗?

针对这样的议题,国立教育广播电台的《生活 In Design》节目邀请了:台湾人权促进会专案经理何明諠先生、开放文化基金会成员Pellaeon Lin先生、自由软体工作者林雨苍先生。针对「数位青年谈网路治理」的题目进行座谈。

在数位世界捍卫人权与民主的魔法师

「我们有一个像魔法、原力的东西,就是程式。」国中时接触到Linux,受到自由软体的骇客精神所感动,开始自学写程式Pellaeon指出:当写程式的人才被企业与政府垄断,一般使用者的各项权利在数位世界里很可能会受到侵犯而不自知,所以需要更多愿意为一般使用者写程式的人投入自由软体。

他大学时为了推广资讯普及教育,与朋友们发起以学生为主轴的《学生计算机年会(SITCON)》,推广自由及开放原始码软体精神。直到2016年参加在台湾首次举办的《亚太网路治理论坛》,才认识到数位世界中也有需要被保障的权利。那幺,包山包海的网路治理到底是什幺?「网路治理就是数位世界的政治。」Pellaeon为我们下了个简洁的注解。

自由软体工作者林雨苍则点出,「民主」正是网路治理的核心精神之一:政府在制定政策前,应当要听民众的声音,并且由下而上理性讨论出合适的方式。

长期参与g0v零时政府,关心开放资料和审议民主等议题的雨苍,原本是一位驻上海的台湾工程师,在中国经历到疑似被窃听和网路言论被审查的情况,才惊觉民主是相当重要的事。「我不希望我的小孩或朋友未来都过着像中国那样的日子。」

但台湾的民主进程也还在起步的阶段。投身隐私权及数位权利保障近四年的何明諠,回想起2008年陈云林来台引爆的野草苺运动,为他他带来很大的震撼与启蒙。

当时人在新竹唸书的他,骑着机车去竹科绕了一圈,看到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还动用公权力禁止人民发声。亲眼目睹事件的他,开始逐渐参与反媒体垄断、六轻、大埔等各项公共议题,而投入台权会工作后,则意识到大众的数位权利与民生经济政策息息相关。

你的资料不是你的资料:如何在资讯世界求生存?数位青年谈网路治

明諠提到,政府常以科技管理内政为名,推动许多忽略人民隐私政策。例如,警方曾提出,希望能透过ETC的照相功能抓高速公路违规车辆。然而, ETC在装设之初,只是用于高速公路的自动收费,若事后延伸做为警方科技执法的工具,不仅违反当初设置的目的,还有监控人民的疑虑。

而内政部自1998年起,屡次推动以晶片卡取代纸本卡的政策,除了增进身份证的防伪功能,还希望能强化身分证用途,结合健保卡、驾照、电子钱包等功能。然而,纸本卡的功能及使用上有制定户籍法进行规範,反观晶片卡至今仍无明确法规依据,晶片卡可承载更多资料的功能,加上插卡后留下的使用记录要如何处理等,都是伤害民众稳私权的潜在风险,公民不得不加以质疑。

除了上述法律规範不足的问题外,明諠还指出台湾目前没有隐私专责机关,这不仅让人民暴露在隐私风险中,也可能造成我们对外贸易谈判时的阻力之一。

欧盟2018年5月生效的GDPR(一般资料保护规範),为了保护欧盟人民的个资,法律效力扩张到与欧盟有经贸往来的经济体。台湾为了与欧盟谈判,在国发会成立了个资专责办公室。但临时受命的国发会并不符合欧盟隐私专责机关所须具备的人事及经费独立性。要如何让国际关係长期处于劣势的台湾更能走向国际,民众与政府都应该积极面对这个议题。

你的资料不是你的资料:如何在资讯世界求生存?数位青年谈网路治

谈到资料保护,有一种迷思认为只要资安做得够好,就不用担心资料外洩。访谈中,雨苍提出一个值得大家深思的问题:如果人脸辨识系统不像中国那样记录民众所有资料,只拿来辨识当下个人行为,演算完即刻删除,这样算侵犯隐私吗?

Pellaeon立即以印度政府的生物识别资料库曾遭法国骇客入侵为例,强调官员和一般人应该思考万一资料外洩该怎幺办,而不是深信资料绝对安全,因为「世界上没有百分之百的安全。」

资安没有百分百,决策者应考量投入成本及效益,在投入合理成本的状况下,取得可以接受的安全性,同时也需要认知到承担什幺程度的风险。

然而目前全世界政府、企业的评估中,经常高估各种安全机制的可靠度、低估实作安全机制的成本,更糟的是,个人资料外洩所造成的危害被严重低估。所以才经常发生儘管政府、企业口口声声说「我们重视使用者的个人资料」,但实际上外洩却层出不穷的状况。

如果不好好理解、评估个人资料保护的成本和外洩的危害,更不应该在一开始为了各种方便(行政方便、资料分析方便等等)就蒐集使用者资料,因为,有些资料外洩的后果是不可挽回、再多金钱都无法弥补的,例如指纹资料的外洩,因为人无法像变更密码一样变更指纹,外洩的指纹将会永远遭到滥用。

另外,明諠指出,握有大量使用者资料的脸书、Google等大公司,近来都面临资料使用上的争议,直接影响使用者的「资讯自主权」。这项权利是保障使用者有权掌握自己的资料被谁蒐集、做何种利用、被保存多久,甚至在何时应该被销毁。所以企业收集利用资料时,需要明确取得当事人的同意,也应该让当事人了解自己提供的资料会不会被拿来做广告投放,或是其他用途。

你的资料不是你的资料:如何在资讯世界求生存?数位青年谈网路治

有趣的是,当人权团体倡议个资保护时,常被扣上阻挡经济发展的帽子。当使用者无法立即感受隐私遭侵犯的危险时,该如何向大众阐述个资外洩的集体风险?

「我们永远都要思考,我们的国家真的会一直都是民主的吗?」雨苍语重心长地希望大家回想历史,一旦我们的资料外洩或被政府滥用,会发生什幺事?Pellaeon提到东德曾建立监控人民的情报暨祕密警察组织「史塔西」,明諠也进一步用台湾历史说明,戒严之所以能够维持这幺长的时间,就是检调体系掌握人民生活言论并滥权的结果。

揭露美国非法监听的前美国国安局(NSA)职员史诺登曾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你觉得隐私不重要,因为你没有什幺好隐藏的,这就如同你说『我不在乎言论自由,因为我没有什幺要说的』一样荒谬。」Pellaeon 认为隐私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掌握别人资料就是一种权力,不应该允许任何单一权威掌握所有人的资料,因为权力注定会被滥用。

你的资料不是你的资料:如何在资讯世界求生存?数位青年谈网路治

明諠指出,社群网站已成为这个世代资讯流通的重要管道,而会滥用资讯权力的也不只是政府单位,因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就能看出有商业机构利用资料操弄人民的情况。

对于这种现象,雨苍担心,人为操弄之下,民众的网路言论可能成为社会严重标籤及污名特定族群的帮兇。以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在社群网站製播一系列「爱与铁血」影片为例,许多民众看到警察追逐嫌疑犯和开单的真实影像后,大量留言嘲笑哀求警察不要开单的触法民众。

这些大量标籤化当事人的攻击言论、不清楚法规随意对人权规範的批评、或是情绪性的言论械斗,除了让当事人在接受法律制裁之外,还要经历网民的霸凌或私刑,让许多公共政策的讨论失焦,更无助于社会安全机制的建构发展。(参见:司改会)

这类歌颂警察冒着生命危险追犯人的形象影片,则让明諠担忧,基层员警为了符合民众期待,很可能不顾自身安危飞车追逐,或以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手段执法,也会对警察造成潜在危害,这也算是人为操弄网路舆论的一种后果。

开放资料让政府更透明了吗?

雨苍强调,开放资料的概念是在保护隐私的前提下,释出政府用税金产出的资料,让人民了解并监督政府做了什幺。开放资料的发展可能与起源于1970年代自由软体运动有关,当时有句名言叫做:

这里的言论自由强调的是自主权,藉由将原始码放出来,让使用者自行修改使用的工具,大家可以互相竞争,让软体变得更好。

除了政府将资料整理成机械可读的方式开放之外,明諠进一步说明,开放资料是开放政府的标的之一。开放政府的目标是希望一般民众能参与决策机制,那政府就应该依《政府资讯公开法》提供资料让民众监督。

但台权会曾在高中课纲微调争议时,要求政府部门公开课纲决议相关资讯遭拒,拒绝的理由为「资料不存在」,还被要求提具该份记录存在之证明,才愿意提供。而政府曾向电信网路业者索取用户资料和用户删除的内容(也就是俗称「查水表」的统计资料),也曾被多个单位以隐私考量拒绝。这都加深公民监督政府是否滥权的难度。

你的资料不是你的资料:如何在资讯世界求生存?数位青年谈网路治

「现在做一个公民真的很累,要关心的事情非常多。」Pellaeon建议时间跟精力有限的大众,可以查看所使用的科技服务的设定页面,了解一下这些服务背后的营利模式为何,了解这些服务会在什幺情况下背叛自己。行有余力的话,可以多留意自己使用的科技是如何运作的。

明諠则进一步建议下载app时,不要急着全部按同意。「稍微改变一下你的生活习惯,也许就可以让这些公司少蒐集一些东西,或是让这些机构知道你会在意,它们可能会因此慢慢调整营利模式。」他也期待有越来越多民众一起对公部门喊话,希望政府在商业利益的权衡与政策推动上,都应秉持保护人民隐私的核心价值。

雨苍推荐大家读《大数据的傲慢与偏见》,作者不仅指出蒐集、分析数据等行为都带有人类的偏见,这些偏见还可能强化成对弱势者的压迫行动。例如,透过大数据算出来的犯罪热点,让警察对该区加强扫蕩,可能提高在该区生活的特定族群陷入弱势的风险。

雨苍还提醒,网路留言前,请常常自我提醒:我的言论有没有犯错的可能,会不会别人才是对的?因为,「网路时代,知识累积地非常快速,但我们製造的误会也快速的增加。」

完整节目内容请点此


图文热点

北票GG悠生活|关注其时尚生活|分类信息发布|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