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改编的改编──关于《终极警探》_B生活网_多宝平台总代_金樽电玩版本
当前位置:主页 > B生活网 >不只是改编的改编──关于《终极警探》 >

不只是改编的改编──关于《终极警探》

2020-06-14 16:11| 发布者: B生活网| 查看: 591| 评论: 206

不只是改编的改编──关于《终极警探》

Waiting,本名刘韦廷,曾获某文学奖,译有某些小说,曾为某流行媒体总编辑,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于部分媒体撰写电影相关文章。个人FB粉丝页:史蒂芬金银铜铁席格

好莱坞从各类小说中寻找题材并不是什幺新鲜事,无论爱情、科幻、惊悚、黑帮、恐怖、奇幻等类型通通极为常见。当然,这些电影会被安置上的类型,大多也与原着相同,会出现例外的情况,似乎通常集中在「动作片」上。也就是说,有许多被归类为动作片的改编电影,其原着往往被归类为另一类型。像《神鬼认证》的原着是惊悚小说、007系列的原着则是间谍小说,诸如此类的例子很多,事实上,我们也较少听到有人会把「动作」这个类别冠在小说上头,就算动作场面不少的「神隐任务」两部电影原着,也大多被人以推理与悬疑等类别视之。

仔细想想,这或许与电影及小说的性质差异有关。在小说里,作者通常不会鉅细靡遗地描述动作场面的每一个细节(其中也有例外,像奇幻作家布兰登‧山德森便是一例),如果真这幺做的话,一些在电影里只消一分钟的打斗场面,可能便得花上数百字来描写,因此在娱乐性与节奏感方面,自然不像电影那般直接有力。

或许正因如此,动作片的确比较少改编自小说,毕竟像《终极警探》这类将场景侷限在某个特定空间,故事于短时间内发生,同时以动作场面作为主要诉求电影,的确很难让人想像小说版本会是什幺模样。甚至光是想想便会觉得,就算《终极警探》有原着,情节势必也经过不少改编,才会变成这样的一部电影。

但有趣的是,《终极警探》还偏偏就是一部由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而且最忠于原着的部份,竟然还大多都是那些片中最出名的动作桥段。

事情是这样的。一九七五年时,小说家罗德里克‧索普(Roderick Thorp)在看完灾难片《火烧摩天楼》的当晚,梦见一名男人持枪在大楼里追杀另一人,并在第二天醒来后,决定将梦写为小说。过去索普最知名的着作,是一九六六年的《侦探》(The Detective)。这本小说描述私家侦探乔‧利兰接下一名寡妇的委託,调查她死去丈夫的过往,没想到却意外发现一连串重大贪汙案的证据,事情甚至还与他过去担任警察时侦办的一桩谋杀案有关。这本小说在一九六八年改编为同名电影(台湾片名译为《大侦探》),并由外号「瘦皮猴」的知名歌手暨演员法兰克‧辛纳屈饰演乔‧利兰一角,创下了相当不错的票房成绩。

因此,索普在构思那本灵感出自梦境的小说时,决定继续以乔‧利兰作为主角,以便改编为《大侦探》的续集,使法兰克‧辛纳屈可以继续饰演同一角色。这本名为《事无永恆》(Nothing Lasts Forever)的小说,最后于一九七九年出版,故事描述利兰前去探望与其关係不佳的女儿,并在他女儿工作的石油公司总部大楼中,等待她公司举办的圣诞派对结束。然而,一群德国恐怖份子却在此时佔领整栋大楼,而利兰在阴错阳差下,未被恐怖份子发现,因而只身于大楼内对抗恐怖份子,企图营救包括他女儿与孙子在内的七十四名人质。

这本小说出版后,正如索普所愿,电影公司按照当初《大侦探》一片的合约,询问法兰克‧辛纳屈是否愿意接演续集。但由于辛纳屈当时已七十岁左右,难以负荷大量的动作戏演出,因此最终推掉了这部电影。

在作为《大侦探》续集的期望落空后,一度传闻电影公司打算将这本小说改编为阿诺‧史瓦辛格于一九八五年主演的《魔鬼司令》续集,但由于阿诺无意重作冯妇,因而最终仍是破局,使这个脚本在接下来数年内,被提供给包括席维斯‧史特龙与哈里逊‧福特等众多动作片明星,并不断遭到拒绝,最后才在有些无奈的情况下,找来当时以电视喜剧演员形象着称的布鲁斯‧威利担任主角。

这个时候,这则故事的名字已从《Nothing Lasts Forever》变成了《Die Hard》(《终极警探》),就连主角也变成了年轻许多的现职警探约翰‧麦克连,他要拯救的对象也从女儿变为妻子,甚至就连原本故事背景的美国石油公司总部,也在八○年代的时代背景下,变成了日商公司总部。

至于故事基调部分,本片也与原着差异颇大。《事无永恆》的主题较为黑暗,与角色的罪恶感与酗酒问题有关,就连结局也明显暗示主角利兰最后很有可能因伤而死。而在《终极警探》中,麦克连主要面对的问题,则是如何与已有半年不见的妻子修复关係,个性也活泼许多。虽然与当时的动作片主角相较,他明显具有较强的凡人气息,既会怕痛也会受伤,但不管在怎样凶险的情况下,他却依旧不忘会随时来几句俏皮话,本质上仍是个打不死,并且没有太多阴暗面的英雄(至少他的酗酒问题一直到了《终极警探3》才出现,而在《终极警探4.0》里,他要修补关係的对象也还是变成了女儿)。

只是,就算这些故事的主要根干有所改变,但也正如前头所说,这部电影有许多动作桥段依旧十分忠于原着,像是麦克连在腰间绑上消防水龙带,自爆炸的屋顶跳下、把C4炸弹丢至电梯井中引爆、大多时间均打赤脚对抗恐怖份子,以及用胶带将枪贴在背后的最终高潮等情节,均为原着中便有的安排。

而这种仅留下部分概念元素的创作方式,也在《终极警探3》再度重现。最早的《终极警探3》,原本设定故事将在一艘游轮上发生,但由于这幺一来会与《魔鬼战将》一片过于相似,因此打消念头(这个概念后来则被拿去拍成《捍卫战警2》)。后来,电影公司买下了另一个以「赛门说」这个游戏作为概念的脚本(也就是台湾的「老师说」),描述恐怖份子利用这个游戏,透过用炸弹威胁,使主角一路疲于奔命,最终成功拍成了《终极警探3》。只是,这个脚本概念其实原本要拍成另一部警匪系列电影《致命武器》的续集,最终则同样因为演员不愿接演的关係,才又这幺变成了《终极警探3》。

因此,从这两部「终极警探」电影的情况来看,也能让我们窥见好莱坞所谓的改编,其实很多时候与我们想像中并不相同。电影公司有时要的根本不是编剧将原着调整为适合电影的模样,而是在仅保留可作为卖点的概念下,将原本的角色设定,甚至是故事主题完全抛开,使角色与情节成为一种彷彿附属品般的存在,随时可依演员人选、製作成本等需求任意调整,变成一种接近重新创作,让我们可称之为「不只是改编的改编」的存在。

而《终极警探》与《事无永恆》,正是这种创作方式的绝佳範例。

图文热点

北票GG悠生活|关注其时尚生活|分类信息发布|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